温雅莉 焦玉海 杨平

    中国绿色时报6月16日报道 都江堰市林业局办公楼被震成了危房,职工们只能挤在院内的一排平房里办公记者走进院子,正好碰上林业局局长、龙溪虹口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局长赵志龙救灾回来。
    “保护区管理局和市林业系统没有职工伤亡,但房屋基本上都垮塌了,保护区许多设施和巡护便道毁损也相当严重。”赵志龙说,地震发生后,他们及时疏散了职工和家属,同时还救助、收容了保护区周边社区的受灾群众。
    进屋后,赵志龙又拿出一堆照片向记者展示保护区的受灾情况。
    “这是他冒着生命危险在保护区搜救职工时留下的宝贵资料。”此时,身旁的一名工作人员介绍,地震后,保护区内的职工相继回来,只有在山上进行大熊猫放归调查的13名监测队员,以及大水沟保护站的一名值班人员始终下落不明、生死未卜。
    “只要有一名职工没回来,我就放心不下。”记者的追问使赵志龙将思绪拉回到地震刚发生的那几天……
    5月13日,在度过焦虑不安的一晚后,他决定带人进山搜救带上干粮和水就往紫坪铺镇赶。
    徒步行进2小时,赵志龙一行来到龙池隧道,隧道口已被跨塌的山体和泥石流拦腰截断,他们只好冒着不断滚落的飞石,抄小路来到龙池镇政府。了解情况后,他让随行人员先返回单位,自己继续上山寻人。
    次日,赵志龙走到南岳村,沿途的一切,他都一一记录在相机里。路越来越难走,越来越危险。伴随着数次强烈的余震,脚下不时出现垮塌。他一路艰难跋涉,一路喊着队员的名字,就这样,7个小时后,到达了龙池保护站。
    “在那里,我发现了监测队员们的踪迹——保护站门前一个临时宿营点以及丢弃的食品袋和仪器,这才确定他们地震后在那里宿营过。但后来在撤离中有没有遇险?不好说。我不停地祈祷,但心里还是七上八下。”赵志龙说自己还特意捡拾了一些队员的随身物品,“万一有什么意外,也好给他们家人一个交代”。
    行至华西亚高山植物园时,赵志龙又发现了监测队员们的第二个宿营点,此时已是16时,天色渐渐暗了,四处搜寻无果,赵志龙只好下山,一路上,他将身上的食品全部给了受灾群众。
威尼斯人手机版官网,    “他就是我当时上山搜寻的那个监测小组的队长,叫尚涛。”赵志龙指了指坐在身旁的一位小伙子告诉记者。
    地震发生后,尚涛一边组织本组的队员向安全地带撤离,一面用对讲机与另一组联系,但一直呼叫不通。
    “12日一早,13名监测队员分为A、B两组开展工作。”尚涛说,地震后,他判断B组队员肯定会向安全地带突围,便在他们可能经过的路段等候一起撤离。“直到19时,两组才会合,我们相互搀扶着走了三天三夜,终于带着所有监测资料安全抵达都江堰市区。”
    而就在那天22时多,疲惫不堪的赵志龙也回到了都江堰市,得知监测队13人和保护站的职工已全部安全返回,一颗悬着的心这才着实落了地。
    “他成了最后一个归队的人。”尚涛说。直到后来,尚涛才知道赵志龙的父亲在地震那天遇难了,而赵志龙却没来得及为父亲送行。
    “当时忙着救灾和搜救,我嘱托弟弟去处理父亲的后事,心想等职工们都安全回来了就马上过去,但几天后,等我回来时,父亲的遗体已经运走了。”提起自己连老父最后一面都没见着,这位刚强的汉子顿时闭上了眼睛,脸上写满悲伤。

Author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