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温州人说,做企业需要四种精神:千言万语,千辛万苦,千方百计,千山万水。不容易!”天邦股份总裁张邦辉在饭桌上聊得兴起,成语成串背出。满座的人都在聚精会神地听他讲创业故事,时不时被逗得哈哈大笑。

正如冯仑是房地产行业的段子派,天邦股份总裁张邦辉可算是养殖业有名的段子派——天性乐观,口才极佳,聊天中段子与包袱一个接一个。他喜欢聊天,语言从浓墨重彩到轻描淡写应有尽有,无论从何时开讲,都可以令对方的耳朵保持高度注意力。这是一位让投资者和记者很喜欢的交流者——毫无架子,讲话坦率,该批就批,想骂则骂,没有所谓成功人士的故作深沉做派。

他对技术与管理的自信也毫不掩饰地洋溢在一个个故事中。

张邦辉想做中国最优秀的种猪公司与疫苗公司。

创业艰难

张邦辉:一个技术控的疫苗梦。这一天,在农财宝典记者的专访中,他谈得最多的,是备受关注的养猪与疫苗事业。

www.4886.com,天邦是做特种水产料起家的企业,至今仍靠水产饲料提供主要利润。但在张邦辉看来,养猪板块与疫苗板块同样重要。事实上,畜牧专业才是他大学时的专业,他对此情有独钟。

1984年,张邦辉从安徽农大畜牧专业毕业,进入安徽农科院工作。三年后,他考上了中国农科院兰州畜牧所杨诗兴、彭大惠夫妇的硕士研究生。杨先生是一位1948年博士毕业于英国爱丁堡大学的才子,随口就诵莎士比亚的十四行诗,古汉语功夫也是十分了得;同样,那也是一位经受过西方严格学术训练的科学大家。张邦辉记得,那时候,导师对论文的注文、引文盯得十分紧,讲究无一字无来历,“只要你引用了一个说法,导师就要追问哪本书哪个人哪一页说的,这种严谨的学术训练让我受益终身”。

1988年9月至1990年1月,研究生张邦辉在新疆一个荒凉的地方做论文,研究羊的营养需求,对孤独与寂寞有一种别样的感受。

所以,当他被安排到无锡的中国水科院淡水渔业研究中心工作时,很愉快就接受了——“江南水乡呀,好美!”他从此与水产营养研发结缘。

在水科院,他一边做研究,一边参与企业经营。身无分文,唯有靠自身技术吃饭,他一度以技术入股某企业,慢慢闯荡,奠定了技术派的江湖名声。

身处体制与市场的夹缝,早期的行业经历并不愉快,各种折腾,各种纠结,他在无锡的一套房子就因纠纷被人夺去,令他至今耿耿于怀。

1996年,张邦辉下海与师兄吴天星一起创业。天邦股份的名字,暗含了两人姓名中的各一个字。创业艰难百战多,1997年,在张邦辉的回忆中是最艰难的时期,企业资金链几乎断裂,他度日如年。假如不是机缘巧合,吴天星借到农业部的200万元扶持贷款,企业也就黄了。

凭借团队的共同努力,天邦股份在水产特种料这个细分市场越做越强,逐渐杀出一条血路,并在2007年4月成功登陆深交所。张邦辉一跃成为养殖业最有钱的老板之一。

奋斗经历让张邦辉对天邦的独特企业定位有了很明晰的认识,即走高附加值市场,走高端产品路线。他曾戏谑地对自己很尊重的六和集团创始人张唐之开玩笑:“你们是做鸡料的,一吨料价差80块,我做不了,一做就要破产。我的风格是什么?崇尚技术创新,有点曲高和寡,阳春白雪。”

尽管特种水产料做得如鱼得水,但这个市场毕竟空间有限。正是本着追求高技术与高附加值的理念,他瞄准了疫苗与种猪。

2008年,天邦股份收购成都精华生物制品有限公司,随后改名为成都天邦生物制品有限公司。2009年3月,安徽天邦猪业有限公司注册,张邦辉正式进军养猪业。2013年底,天邦宣布以4800万美元的价格收购艾格菲,天邦对养猪版块进行重新规划,并重新打造品牌。新公司名为汉世伟,张邦辉亲任董事长。

张邦辉想做中国最优秀的种猪公司与疫苗公司。

黑马天邦

天邦要想华丽升级,疫苗、种猪、饲料这三驾马车都举足轻重。其中,作为畜牧业刚性需求的疫苗尤其充满了想象空间。

2013年,中国生猪出栏量超过7.15亿头,占全球一半。如此庞大的饲养量,搞好防疫体系已经不是一句口号,否则,会变成一场灾难。

无数的企业也看中了这块巨大的市场。据相关统计,中国本土的动物疫苗企业已经高达99家,疫苗市场约100亿元。

作为一个技术控,张邦辉有绝对的自信,能够把控产品质量,在生物制品领域闯出一条大道。

不过,这条路也并不平坦,他甚至曾经历了一场长达六年之久的著名官司。

张邦辉说起这段往事,情绪仍会十分激动。他坦言,人只能往前看,打好手里的牌,做好手边的事。

他手里的牌,就是2008年收购而来的成都天邦。

www.4886.com 1

Author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